楼盘中心
building
新闻资讯
惠莞珠中四城大比拼 到底哪个城市更好?
2018-08-01 11:27[返回]

[摘要] 粤港澳大湾区指由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肇庆、江门、惠州九市组成的城市群。


粤港澳大湾区指由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肇庆、江门、惠州九市组成的城市群。


湾区核心增长极、湾区枢纽城市、湾区科技成果转化高地……尽管国家层面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方案并未出台,珠三角九城在大湾区的定位也没有形成规范的统一表述,但是从2018年九市政府工作报告里,依然可以窥见各自的期许,有些甚至能部分反映出城市的前进路径。


在这个湾区城市群中,香港和广州、深圳,凭借自身的经济体量和发展态势,毫无疑问处于湾区一线城市地位,属于第一梯队。其他城市都毫无意外地向这些城市靠拢,利用自身的距离优势以及城市发展优势,争取和这些第一梯队城市抱团,共同发展,承接这些第一梯队城市的产业转移以及核心价值外溢。


作为毗邻香港的湾区第一梯队城市,深圳一直受到几个邻居城市的青睐,东莞、惠州、珠海、中山都争相学习深圳的先进经验,希望承接更多深圳产业转移。


在2018年深圳的相关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推动深莞惠“3+2”经济圈深度融合发展,推动穗莞深城际线深圳段建设,加强与中山等珠江西岸地区产业协作。惠州、东莞、中山、珠海这些临深片区的城市都被深圳提到,那么在大湾区概念中,哪些城市将会更受益?哪些城市能够承接更多深圳的产业外溢?为了更直观地对比临深这四座城市的发展态势,南都记者特意选取了十项指标进行横向对比。


在十项指标中,gdp、人均gdp的水平可以直观地反映一座城市的长期发展水平及能力。产业结构的比较,可以了解一个城市产业的高级化程度。科技投入更是可以评价该城市在科技进步、技术创新方面的能力和基础。通过居民储畜存款、银行贷款余额、保险金额等指标,反映金融市场的发展程度及资金融通实力。通过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指标,可以反映政府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一种主动性促进能量。而人均居住面积、空气质量等指标,则可以直观地比较各城市的宜居环境状况。


1、城市面积/城镇化率


分析:惠州土地潜力大开发强度低 承接产业转移优势巨大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中,香港和深圳、广州无疑是其中的三座明星城市。香港具有自身的特殊性,而广州本身占地面积够大,还可以容纳众多的产业项目落地。三座城市中,深圳自身由于城市面积小,导致目前已经出现了发展受限于土地的状况。但是深圳又汇聚着国内众多的上市企业、高科技等,由于自身容纳能力有限,所以产业转移和产能外溢是一种必然。深圳的一些明星企业,比如华为将部分产业转移到东莞松山湖,富士康外迁内地,深圳与汕尾联合做深汕合作区,这些都是产业的转移和外溢。


在这个过程中,谁能承接到深圳的这些产业转移,受益于深圳的经济外溢,首先考量的就是谁拥有和深圳最便捷的距离,谁有足够体量的土地供应。作为和深圳空间距离最近的四座城市,随着深中通道的开通,港珠澳大桥的通车,未来中山与珠海和深圳之间距离也将大大缩短。而惠州和东莞在承接深圳产业转移上更是有着地理接壤的地缘优势。


从四座城市的横向对比来看,惠州拥有最大的土地面积,但是城镇化率却最低。相比其他城市,惠州在承接深圳产业转移的时候可以提供更多的土地资源,由于城镇化率并不高,土地开发强度也较低,所以在土地开发使用上,也相对便利,较容易找到适宜的地块。因此从可提供的资源来比较,惠州具有较大优势,未来可以为深圳的人口转移、产业转移提供最强大的土地支撑。


2、gdp/人均gdp


分析:惠州稳居第五位 对周边粤东区域有带动作用


四座城市的生产总值比拼中,东莞由于自身的制造业优势,所以遥遥领先,排在省内深圳、广州、佛山之后位居第四。紧随其后的就是惠州和中山,在将曾经的第五名中山赶超之后,惠州也在不断发力,拉开与中山的差距,目前两市2017年的gdp差距已经扩大到近380亿元。


一个城市的gdp水平可以直观地反映出这个城市的发展状况和整体的经济体量。由于和东莞之间具有太大的鸿沟,所以在临深片区的惠州和中山最常被拿来比较。


根据中山市统计局和惠州市统计局分别发布的两市2017年经济运行报告,惠州和中山两市gdp分别为3830.58亿元和3450.31亿元。这其中有约380亿元差距,比2016年的177亿元拉大了约一倍。但在人均gdp方面,惠州尽管首次迈入8万元大关,但仍低于中山。


2017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热议,惠州进一步强调自身辐射带动粤北粤东区域的“湾区担当”。相比珠江口西岸(广州佛山中山珠海江门)5个城市同时面向粤西,在东岸的惠州则全面毗邻粤北(韶关河源梅州)及粤东4市。相比中山,惠州更趋稳定的珠三角经济第五位置,也将进一步确定惠州的区域龙头地位,有利于进一步吸纳省内周边的人才及资金等高端要素。


钱袋倾向民生 期待创新发力


3、财政收入/财政支出


分析:惠州财政支出71.8%投入民生领域 为经济发展提供保障


通过比较财政收支,可以反映地方政府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一种主动性促进能量。2017年,这四座城市中财政收入最多的是东莞,同时用于财政支出最多的也是东莞。虽然g d p总量超过中山,但是在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上惠州却落后于中山,少了过百亿元的收入。


虽然惠州的财政收入只有389.07亿元,但是预算支出达到了554.08亿元。这一数据和中山相比较,又比中山在支出上多花了近百亿元。那么这些财政支出大部分都花去了哪里?


根据惠州市人大审查的结果,惠州2017年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重达71.8%,这些钱大部分都花在了民生方面。2017年惠州市将市级新增财力的75%,县级新增财力的60%以上投入民生。全市民生支出完成397.7亿元,增长10 .8%,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重达71.8%。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考核指标之一,惠州人均公共文化支出259元,提前一年完成了人均公共文化支出不低于250元的目标。


为了支持经济发展,2017年惠州还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通过营改增等结构性减税、进一步减免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和降低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等措施,最大限度为实体企业松绑减负,让企业轻装上阵。据媒体数据报道,全市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合计约161.7亿元。


4、银行存款余额/贷款余额


分析:东莞金融竞争力最强 惠州不逊于中山珠海


储蓄存款余额、银行贷款余额,这些都可以反映出一个城市金融市场的发展程度及资金融通实力,而金融实力又是城市综合竞争力的有力利器。如果一个城市的金融实力不足,那么城市的聚集和扩散功能将无法发挥,不利于经济的发展。


四座城市中,经济体量最为发达的东莞,2017年全市银行存款余额远超过1万亿元,与其相比,珠海只有东莞的一半,而惠州和中山尚不足东莞的一半。由于经济发达,所以在银行贷款余额上,东莞也是远超其余三座城市。数据衡量之下,在这四座城市中,东莞的经济活力遥遥领先,城市金融方面的竞争力要好过其余三座城市,而其余三座城市基本处于同样的发展水平。


5、专利申请量/高新技术企业数量


分析:科技研发投入惠州最少 高新技术企业亟须培育


广东省省长马兴瑞9日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粤港澳大湾区”分论坛时表示,与东京、纽约、旧金山三大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在科技创新方面的差距最大,这也是未来的主攻方向。


科技创新的落地实施,离不开对于科技的投入以及对科研成果的转化。2017年中山、珠海、东莞、惠州四座城市中,专利数量申请最多的是东莞,达到了81275件,与此同时东莞的高新技术企业也达到4077家,这些都远远超过了中山、珠海和惠州。在全省地级市中居于首位。虽然惠州经济总量稳居第五超过中山,但是无论是专利申请量还是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惠州都远远落后于中山,和珠海相比,惠州的高新技术企业也显得数量偏少。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东莞市r&d(研发)经费投入占比升至全省第三,东莞成为全省唯一一个被纳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地级市。珠海r&d(研发)经费投入占生产总值的2.9%,中山r&d(研发)经费投入,仅占生产总值的2.6%,居全省前列。而按照惠州的规划,到2020年全社会r&d经费才能够达到占地区gdp比重超过2.5%的国家标准。


在科技创新方面,惠州无论是研发投入还是扶持高新技术企业相比其他三座城市都有不小的差距,这和惠州的经济排位也是不相当的。


6、一二三产业比例


分析:惠州打造一二三产业融合 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通过对比四座城市的产业比重,可以看出虽然同为大湾区内城市,但是相比惠州,中山珠海这两个区域在第一产业也就是农业的占比很少。作为广东省内第四大经济体的东莞,第一产业农业的占比更是只有0 .3。


由于自身面积在这四座城市中最大,所以惠州无论是农田还是农民相较其他城市都多了不少,所以农业自身占比很大。为了更好地从农业中挖掘潜力,让这部分占比4.5的农业更好地发挥价值,惠州一直在积极谋划现代化农业,通过高标准农田建设,瞄准供港等渠道大力开拓市场,提升农业的产值。


在第二产业工业的比例上,可以说都是几座城市的支柱产业,也支撑起了一个地方的经济。随着经济的转型和优化,现代服务业、商业、金融、旅游这些第三产业越来越被重视,成为很多地方经济转型的发力点。从四座城市的比较中,可以看出东莞在第三产业的占比已经反超了第二产业。


在惠州,虽然农业和工业依旧是支柱产业,但是作为一座旅游城市,凭借优质旅游资源,惠州也正在整合各种旅游资源,甚至第一第二产业的资源,来打造自己的现代服务业体系。作为第一产业的农业,现在不仅生产原材料,还对农产品原料进行加工,甚至纳入农业观光旅游的范畴,通过一二三产业的融合,构建更丰富的经济架构。


7、人均居住面积/人均公共绿地面积/空气质量


分析:生态环境惠州最优 宜居程度最高


数据分析不难看出,此次对比的四座城市在珠三角城市群中都属于环境较好的区域,无论是空气质量还是人均绿地面积,但是从优中选优的比较来说,惠州的宜居指数无疑最高。


“全国文明城市三连冠;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卫生城市;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全国民生改善典范城市;中国十佳宜居城市……”这些殊荣都是惠州近些年来在国内所获得评价,可以说“城在山水中,家在花园里”正是惠州的生动写照,承载着475万人口、1.13万平方公里的惠州就是一个风光秀丽的“生态度假村”。


而根据2017年10月31日发布的《生态城市绿皮书:中国生态城市建设发展报告(2017)》对全国284个城市的生态城市健康指数进行排名,其中惠州排名第6位,健康等级为“很健康”。除了绿色指数外,惠州在绿色生产型城市综合指数、健康宜居型城市综合指数等也表现不俗,其中绿色生产型城市综合指数惠州排名第8位,健康宜居型城市综合指数惠州排名第10位。


8、房地产开发量


分析:房地产开发量销售量湾区内居首 惠州宜居受认可


一个区域土地开发强度的国际警戒线一般为30%,目前深圳、东莞、佛山、珠海这些湾区内城市土地开发强度都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这一警戒线。资料显示,其中深圳土地开发强度已超55%,东莞业已接近50%;佛山、珠海大致在30%-35%左右;中山、广州也已接近临界线。


相比之下,紧邻广州、深圳的惠州不仅拥有良好的区位交通优势,而且区域面积够大,土地开发强度低。数据显示,惠州土地面积占整个珠三角的1/5,但目前开发强度约为10%,未来土地利用空间仍相对较大,可用于新增建设用地的指标也相对宽裕一些。


粤港澳大湾区这一概念出台之后,在所有行业中,最先闻风而动的就是房地产,他们纷至沓来的目的地就是惠州。惠州的山水资源优势、土地开发强度低优势,产业优势,地缘优势、交通便捷度通勤优势,都成了房地产行业选择惠州的原因之一。


截至目前进驻惠州的品牌房企至少有富力、龙光、雅居乐、时代、佳兆业、当代、蓝光、中洲、中海、合生、恒大、金地、万科、金融街、星河、华夏幸福、保利置业、保利地产、卓越、华润等20多家。


从2017年的房地产开发数据也可以佐证这一观点,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884.19亿元,商品房施工面积7604.45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面积1645.65万平方米,惠州这一数据在四座城市对比中,各项指标均遥遥领先。


9、人口/人口增长率


分析:惠州人口基数最大 更容易带动城市经济发展


综合对比四座城市,惠州是除了东莞之外常住人口最多的一个,达到了477万多人,这其中户籍人口也达到了369万人,这些数量级都远远超过中山、珠海。惠州户籍人口数目更是四个城市中最多。


人口变化对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不仅包括劳动力供给的增加,还包括扩大积蓄以及人力资本投入与回报上升,无论从生产还是从消费和储蓄来看,“人口红利”都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利好因素。


一座城市发展的本质,是人口的集聚。因此,各大城市对人口的争夺愈显迫切。从去年起,以武汉、成都为首的二线城市,纷纷开启了“抢人大战”。之后西安、重庆、南京等城市也紧随加入战局。2018年4月9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时表示,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口到2050年将达到1.2至1.4亿。“所能看见的,不仅是人口的增长,更是粤港澳大湾区背后所蕴藏的重大机遇。”


从人口聚集这一点看,目前惠州在四座城市的对比中无疑已经占了上风,而凭借优异的城市环境,舒适的居住空间优势,惠州还将吸纳更多的人口流入,从而汇集更多人力资源,最终带动经济各方面的繁荣。


10、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分析:人均可支配收入少 惠州亟须调整产业结构


如果说gdp反映的是一个区域的经济总量情况,那么人均可支配收入则更能够体现出一个地方居民的收入水平。居民可支配收入指居民可用于最终消费支出和储蓄的总和,即居民可用于自由支配的收入,既包括现金收入,也包括实物收入。按照收入的来源,可支配收入包含四项,分别为:工资性收入、经营性净收入、财产性净收入和转移性净收入。在经济生活中,人均现金收入水平越高,可支配的收入越多,人们的消费需求越多、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越强,消费动力越强。


通过四座城市的对比,可以看出东莞无论是gdp总量还是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处于四座城市的前列。而惠州虽然gdp超过了中山、珠海这两座城市,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却远不及这两座城市。


由于惠州的人口基数远远大于其他三座城市,所以在平均到每个居民时候,造成每个人的平均数并不高。与此同时也要看出,东莞、珠海这些城市之所以不仅gdp总量高,而且人均收入高,和其在第三产业、尤其是科技行业的发达密不可分。


而类似惠州这种gdp高,但人均收入低,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一个地区产业结构。譬如在惠州,以石化、电子等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虽然体量大,但利润率低,而以科技、消费、文化等为代表的第三产业附加值更高。所以就出现了经济总量大,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不高的情形。